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年--月--日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转载]GIGS 10月号+FC会刊kyo访谈翻译

2008年11月09日 20:58

转自Shadowmancer亲的blog:二十三城
看完之后觉得对包子的了解更进一步虽然还是忍不住骂一句你个别扭的死男人!=皿=
包子的思想还是很有深度很特别的
有点长的访谈,个人觉得内容还是蛮有趣的,有兴趣就看吧~( ̄ˇ ̄)~



MA。。。影子是懒人,只研究了和GLASS SKIN 有关的部分。其他不重要的就略过了。。。俺日文盲,这是从LJ上由人指路,在AMEBA找的KNOSUKE的BO.特此谢过他翻的英文版,影子又二次转为中文。。。其中必有偏差,咱看着是个意思。。。


Q是记者,A是京少

Q:GLASS SKIN这首歌已经LIVE演出过了,那么你对这首歌的理解是不是更清晰呢?
A:每一次LIVE, 我都会对这首歌有更深的领悟。


Q: 用色彩来形容的话,我觉得GLASS SKIN并不是单一的,而是许多种色调融合汇聚而成,然而每一种当中蕴含的感情基调又是统一的。是这样么?
A:或许是吧。从DOZING GREEN 开始,我开始意识到痛苦本身并没有改变,但我去体验它的方式却已不复当年。因此在发泄的时候也有了不一样的途径。
Q:这些改变是因为你近年的经历么?
A:是的。我的歌词并不是因音乐而生,而是我自身的所思所想。如果我本人超脱了旧我,歌词中所倾泄的也会不同。每一次经历都会让我的思绪积累沉淀。


Q:仿佛你在海外巡演的时候并不怎么和人交流。那么在这期间我想你会有很多机会来静心思考?
A:其实不仅仅是在海外,在国内的时候我也经常思考着。有时候我甚至讨厌在日本巡演,因为过分风平浪静。今年5月份的巡演日程比之前的要紧张些,但我觉得还能安排得更紧凑。这念头可能很少有他人能理解吧(笑)其实生活中的每一件小事,头脑中的每一分灵光乍现,都会从我歌词中反映出来。


Q:单曲的第二首歌是UNDECIDED。 之前有一段时间你们写了不少曲风强硬的作品,那现在是不是转而喜欢旋律性的抒情风格?
A:不,其实我并不怎么喜欢抒情歌(笑)。实际上单曲的B面曲本来会是另外一首不插电作品,以及一个LIVE RECORDING。 真这么作的时候又总觉得不尽如人意,所以就打算试试UNDECIDED。我本人是更想用一首暴烈些的歌,于是又挑了ASOM(agitated scream of maggots)。录制钢琴伴奏部分我没在,(轮到我唱的时候)根本不知道曲子第一小节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倒觉得这也挺有意思,所以就尽我所能地发挥了。GLASS SKIN便是这样产生的。


Q:ASOM听上去像中了邪。
A:我自己很喜欢它。这首歌本身的内涵与钢琴所营造的气氛非常融洽。 我是在一天之内把三首歌录完的。


Q:你说你不喜欢抒情歌,但我听了GLASS SKIN之后怎么觉得你在说谎呢?另外你之前说过你不认为自己是歌手,这我觉得也是个弥天大谎。
A:不是在撒谎啊(笑)我自己更觉得自己是一个手艺人而非歌者。该如何解释。。。我是用声音来制造其他东西吧。当然在LIVE的时候我也会用肢体语言,所以也不仅仅是打磨声音的手艺人。


Q:反正我是觉得(你的LIVE)相当震撼。
A:哦。你知道人们在演唱的时候总会有些自己的小习惯,而我的话,从DOZING GREEN 开始就在扼杀所有习惯,这样更有乐趣。其实我倒觉得试图遵循一个规律更困难些。每次我都在寻找一个新的世界。虽然都是旋律性作品,GLASS SKIN并不是DOZING GREEN的衍生。这么说有点奇怪,但在我看来,GLASS SKIN并没有特别突出的地方,副歌部分没有很强的冲击力,也许进入了副歌听众都没有意识到。但这就是GLASS SKIN 的优点。Diru从来没有作过如此四平八稳的旋律,所以我觉得很COOL。我想让这歌成为一首能反复聆听的作品。从DOZING GREEN开始我就在如此尝试着。说起来DOZING GREEN的副歌也并不出跳。


Q:你对未来有什么目标么?
A:没有。每当我无限接近理想之处,我就会试图再往前走。归根结底我永远在追着自己。并不是眼前看不到固定的目标,只是目标也在不断前行而已。我总思考着,以这个区区肉身,能去到多远?参考过去或者依赖他人并不难,难的是每一次从空白开始。


Q:这么说到最后你将越来越多元化?
A:我越强迫自己去超越极限,就越会思考究竟何谓强大。能逐一挫败你生命中的困难就是强大---这个念头是我的核心。回想起来, 当年的话如果有什么不如意的事,我会直截了当地痛恨它,如此而已。而今觉得如果能试着去原谅,那才是更进一步。我渴望这种程度的意志力。GLASS SKIN 的歌词初看上去像一首情歌,其实根本不是,它是与环境问题相关的一首歌,虽然我并不想决定究竟孰是孰非。


Q:这么说歌词里有隐藏的含义?
A:是的。我只是在阐述着一种对变革的向往。 我无意改善这个社会的现状,但我总扪心自问,如果我牺牲自己又能改变什么? 因愤怒而爆发并不难,但我想试着从愤怒中汲取新的力量,这就是现在的我吧。

------------------------------------------------------------------------------

[仿佛不是最新一期会刊,采访本身是07年12月25日的,应该没有人翻过?没有全部翻译。。。只挑了部分,所以可能有些前言不搭后语。。。抱歉。。。]


Q: 上次采访是在第32期FC会刊(06年9月),为什么时隔许久又决定再次这么做了呢?
A:(苦笑)一开始就这么。。。对谈果然是苦差啊。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我不想接受杂志的采访。


Q:原来如此。。。
A:并不是我不想开口,只是没有杂志能让我产生这个念头。


Q:你的意思是全日本没有一份杂志能对你有吸引力?
A:不,是全世界。


Q:和其他乐队相比,Diru仿佛是以全部身心魂魄来演绎他们的音乐,你们怎样才能保持如此旺盛的精力完成一场场的LIVE呢?很困难吧?
A:发泄自己的情感并不是一件需要努力的事,比如说,你在疯狂的时候难道会是刻意的么?


Q:Diru和deftones 两团曾经联合公演7天,为了拥有足够的耐力,你之前是不是需要先作训练?
A:因为我并不是独自一人,所以这么做其实挺简单。退一万步说,即使体力下滑,或者嗓音无法保持最佳状态,那都不重要,我的目标并不局限于这些。


Q:你觉得你在舞台上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呢?
A:不知道,我就只是我而已。


Q: 你平生第一次登台唱歌的时候是何感受?
A:从来没考虑过。


Q:从07年你在舞台上的装束开始改变了,有时候就只穿着普通运动服,这是为什么呢?
A:很多FANS也写信问过这个问题(笑)
Q:那就快回答吧
A:简单说来我根本不在乎。我希望整个BAND以最直接明了的方式来演绎我们的歌宣泄我们的情感,所以决定索性摈弃所有不必要的东西,单纯把精力集中在我想做的事上。我现在就只是穿日常的衣服,这么着更方便活动。实际上根本没人在意我穿什么上场,说白了这些都不重要吧。


Q:你最近的嗓子怎么样呢?
A:最近的状态都不错,不过3天前在大阪的时候我嗓子情况挺差。Tommy 回到东京就邀我喝酒。我去了,本来不打算喝多少,但那地方全是烟雾缭绕。周围人都在喝我也不好推辞,最后还是喝了啤酒。烟酒不拒的结果是后来根本发不出声音。
Q:真的?!
A:是啊,我那天嗓子简直一塌糊涂,但说起来在东京STUDIO COAST 演出的时候却是整个TOUR最好的回忆,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虽然当时嗓子状态不佳,但对于现场表现我是很满意的,所以谁在乎呢。观众听得出我嗓子失常,但也有不少人后来跟我说那场LIVE很棒。
Q: 没错,那一场我也在,开始的时候觉得你嗓子有些不对,但越到后面就越感受到你把全部爆发力都灌输进了表演当中。
A:很多主唱都以为一旦嗓子出问题他们就失去了唯一的利器。但我从不以为声音是仅有的途径,就算没了嗓音,我还有其他,还有整个躯体。
Q:这是你的观点?
A:没错,就好比如果你的右手没了你会用左手吃饭不是么?同样的道理。


Q:Diru刚刚发行了DECADE, 回顾以前的老歌,你有没有觉得某些作品勾起了久远的记忆?
A:不知道,我没听DECADE


Q:在这次TOUR里,你们把一些老歌加到了表演的SETLIST里,比如说KASUMI,它们对你而言是不是寓意深远?
A:每一首歌对我而言都有很深的渊源,不过,Kasumi确实是我最喜欢的歌之一。


Q:现在回想一下,你是否达到你10年之前所预想的目标了呢?
A:不知道,我很少这么去想,也压根不会计划着什么10年之后的理想型。不过我确实是越来越接近我所渴望成为的那种VOCAL。


Q:那么设想10年之后的DIRU呢?
A:我才不在乎。我只专注于此时此刻,付出100, 甚至120分的努力。如果你现在让我预计10年之后会出多少张大碟,谁又能知道我们在10年当中会朝何处前行?


Q:最近你们越来越频繁地去海外巡演,有没有特别想去哪一个还没到过的国家?
A:北朝鲜


Q:那有没有国家你特别想再去演出一次?
A:没有,在哪演出不是一样呢?


Q:好,下面我们开始问一些比较私人的问题。你觉得什么是生活?
A:发掘真正的自己,以及让自己更加坚强


Q:你觉得生命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A:找到真我


Q:想过退出之后的生活么?当你达到了你所有的目标时。
A:我会回到京都


Q:回去?回去作什么呢?
A:睡觉。我想每天在寺庙钟声里醒来。 小时候我总是被那个声音所叫醒的, 以至于现在我还是早上7点起床。


Q:在京都你有没有最喜欢的地方?
A:最喜欢的地方。。。不知道。。。除了我家以外的话。。。空旷的电影院。


Q:你现在有什么喜欢的艺术家么?
A:喜欢的艺术家。。。不算艺术家吧。。。但我挺欣赏一位演员---Christian Bale。 他出演了蝙蝠侠前传,美国狂人,还有机械师。我并不怎么了解他,但挺钦佩这个人。


Q:你是说钦佩他本人,而不是电影里的角色?
A:没错。在机械师里,他演一个重度失眠症患者,因为角色需要必须变得很瘦。他没有依靠电脑特效,而是靠毅力迅速减肥。我有看过他的采访,别人问他怎么做到的? 他说我就是不吃饭而已。我很欣赏这人的坚韧不拔。


Q:在巡演期间你可能不怎么喝酒,但你最喜欢什么酒呢?
A:白葡萄酒


Q:下酒菜呢?
A:不知道。。。等等,我都是空口喝的


Q:你的这么多纹身有什么特殊含义么?
A:没。我只是喜欢而已。别人的纹身可能都有着重要的意义,但没有涵义的也并没什么不好。


Q: 这个问题有些突然,不过。。你觉得你自己幸福么?
A: 不知道,如果幸福的话在舞台上的就不会是这样的我了。我从不满足,我渴望的东西太多。不管怎样努力我总会苛求自己。如果我对生活感到满足的话我大约会写出。。。轻松愉快的歌词?
Q:那恐怕MEMBER会集体抗议吧?
A:也对。如果这个BAND是以幸福美好为核心,那我就不会是DIRU的一分子了。整个BAND的气氛就从来没有喜气洋洋过,如果某天DIRU决定尝试一下活泼灿烂的调调,我绝对退出,绝对!


Q:DIRU的歌词都是你写的,如果让你尝试唱其他团员作的词呢?
A:我不会唱的。


Q:那你觉得其他团员的词会是什么风格?
A:不知道,我从不在意他人的作品。我不会去阅读别人的歌词或者诗句。大约在18岁以前,我会看看自己欣赏的艺人所写的词。 这么说吧我讨厌在MACABRE时期前的我,MACABRE发行之后我就再也没读过别人写的东西了。曾经我会去关注别人,如果喜欢他们的作品,我可能会尝试着运用某些风格。现在我痛恨我当时的思维方式。


Q:也许有很多人都想成为VOCAL,你对他们有什么建议呢?
A:随心所欲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用于留言的删除和编辑,可不填/コメント編集・削除に必要)
    (只给博主秘密送信/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bananamoeko.blog55.fc2.com/tb.php/31-adc239be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最新記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